《失明症漫记》读后感

《失明症漫记》(又名《盲流感》)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葡萄牙作家萨拉马戈的作品,中文翻译版本由范维信先生译著。

整本书都在尝试营造一种压抑的气氛,哪怕是最后看起来是大团圆的结局也是如此,而压抑的气氛中四处弥漫着隐喻。

小说篇幅中等,中译本能有两百多页。但是,作者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来行文——书中出现的所有角色,包括动物,都没有明确的名称。我认为这样的手法是有意义的。其一,「偷车贼」、「戴墨镜的女人」这些称呼过于随意,读者可以在生活中简单地遇到,这种简单的指代予读者以代入感。其二,不赋姓名的未知感和不安全感,与书中所提及的「白色失明症」特征一致,相辅相成。其三,在探讨人性的时候,以不明确地指代,泛指某一类人,如王穆荣所说,这就像「面向对象编程中的类名,在这里不需要实例化」。

剧透,慎。

小说以指代的方式来行文,必然的一个结果就是其剧情不会复杂。事实上,其剧情和典型的「灾难大片」类似:未知的疾病突然出现,政府紧张民众恐慌将病患隔离,疫情不受控制地爆发同时隔离区内沦丧的人类尊严和道德约束勾出人性中恶的一面,最终全国沦陷一群人重获新生。

然而,这不是一部大团圆的作品,而是一部残酷的作品。

  • 第一个失明者感受到人情温暖,被人送回家中;陪护者因为对方失明无惧暴露而大胆盗车。
  • 政府隔离失明者的根本动机不是治愈疾病,而是为了「避免麻烦」;隔离区内定期响起的冠冕堂皇的「训令」无疑是对此的讽刺。
  • 隔离区内的人们因为失明而无所顾忌,人性恶的一面完全爆发出来;贪婪、淫欲、麻木、虚伪和自私充斥着整个隔离区。
  • 逃出隔离区,等待盲人们的却不是美好的世界,整个国家变得不再熟悉:基础设施瘫痪、卫生条件极差;所有人已无有人形,以兽的方式苟活于世。

如果仅止于此,那么这部小说不配称为世界级的小说。

小说的最后,也是点睛之笔在于,当所有人的失明症逐渐消失能够看清世界的时候,作为失明症期间唯一一个看得见的人,医生的妻子抬头看见蓝天白云,恍惚以为失明症终于找上了自己。这是想说明医生的妻子害怕失明吗?我想不是的。如果她会害怕失明,那她就不会在隔离区内不断给大家以勇气;如果她害怕失明,那她就不会在隔离区内奋起杀掉荒淫的统治者;如果她害怕失明,她就不会在满目疮痍的城市里四处奔波,为伙伴们寻找食物。然而她终究是害怕的。她害怕在隔离区里大家失去生的勇气;她害怕隔离区里的统治者将所有人变得麻木而不再为人;她害怕伙伴们死去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

那么她究竟害怕什么?我认为,作为唯一一个看遍整个事件体现出的人性所有的恶的她,害怕经过恶的洗礼的城市无法在闪烁人性的光辉!

这绝不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只有神经衰弱者,才需要大团圆。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