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史·一:欧洲文明开端的三股力量

欧洲文明的发端,有三股力量:

  1. 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科学文化;
  2. 作为犹太民族宗教的分支的基督教;
  3. 征服了罗马帝国的日耳曼战士文化。

希腊和罗马

一句话概括的话,希腊人在科学文化上极其聪明;而罗马人则相对更加骁勇善战,治国、治军、工程建筑比希腊人更优秀。

希腊人的聪明不需多说:哲学、艺术、文学、数学、科学、医学、政治,这些学科的源头都可以追溯到希腊。现代数学中,随处可见的「希腊字母」,实际上也是对此的一种「纪念」。

罗马人的骁勇也不需多说:古罗马的版图疆域横跨亚欧非,环绕整个地中海。

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罗马人统治了欧洲,但是罗马人却以懂的希腊的语言和文化为荣。

基督教的力量

基督教是犹太教的一个分支。

在犹太人的眼里,「上帝」是唯一的神,而自己的族群(犹太人)则是上帝的选民。此外,犹太人相信遵守上帝的条律,也就是上帝借由「摩西」的口说出来的「摩西十诫」,就能得到上帝的优待。摩西十诫的要求实际上是一种道德的约束,这些约束在犹太人的发展中逐渐成为律法。

犹太教的一些特点和古希腊和古罗马人的信仰是有很多不同的。首先,犹太教只承认耶和华为唯一的真神;其次,犹太教中,道德和律法是密不可分的,古希腊和古罗马却非是如此(希腊神话里的神各种乱伦什么的)。

耶稣是一个犹太人。在耶稣传道的时候,巴勒斯坦已经被罗马帝国纳入版图。耶稣在传道过程中,修改、发扬了犹太教的教义;特别是,耶稣把犹太人严苛的道德训诫转化成了「宇宙大爱」。

大家都说:「你应当爱你的亲人,应当恨你的仇人」。
我却要说:「你们应当爱你的仇人」。——《马太福音书》

由于耶稣作为讲道人传播的教义与犹太教的教义有相悖的地方,所以犹太教的领导人和罗马帝国练手杀死了耶稣——将他钉在十字架上。

耶稣的死留下了一个分歧,即:只有先变成犹太人,才可以信奉基督教;还是承认耶稣关于「爱」的教会凌驾与一切之上,人人都可以信奉基督教?如果前一个派系获得胜利,那么如今的基督教将只是犹太教的一个小小分支;而显然,后一个派系获得了胜利。

日耳曼民族

日耳曼民族最开始居于罗马帝国的北方。日耳曼人骁勇善战,甚至可以说是「为了打仗而生」:日耳曼人认为「可以用流血去换得的东西,用流汗这样的方式去换得,是没骨气的表现,是下等人才会做的事情」。

从公元 400 年之后开始,日耳曼人开始入侵罗马帝国;而到了公元 476 年前后,这样的蛮族取代了整个罗马帝国。

三者的联结

对于犹太人,罗马人只是把他们当做是一群稀奇古怪的人,所以对信奉犹太教的人,作为统治者的罗马人并不怎么关心。但是在罗马人眼里,信奉基督教的人是一群反动分子——因为他们认为上帝是唯一的神,而不愿意对君主行礼——欲要除之而后快。

就这样,罗马人对基督教打压了三百多年。

不过,在公元 313 年,君士坦丁大帝公开表示支持基督教会。于是基督教成为了罗马帝国正式而唯一的宗教,基督教的发展走上正轨。于是,罗马帝国变成了基督教的天下

这时候的基督教,在「地下工作」的三四百年间,发展出了自己的法度并设有法庭和监狱;教会也同时掌管婚姻、继承和税收。基督教会俨然是「第二个政府」。在罗马帝国灭亡之后,基督教会保留了下来。教皇和君主平起平坐,管理文武百官。二者结合,基督教会变成了罗马人的教会

与此同时,基督教会在罗马帝国的灭亡过程中,保留了相当的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科学文化技术。教会的人,利用这些先进的科技文化,对自己的教义进行解读,以维护自己的权利。诚然,基督教曲解了相当的科学成就,但是客观上,基督教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明保存了下来

日耳曼蛮族在侵略罗马帝国的过程中逐渐发现一个棘手的问题:他们目不识丁,不懂得如何统治自己的国家。日耳曼民族的首领在打仗的过程中,化身为国王,将征服的土地分给手下的士兵;这些士兵化身为贵族,条件是在过往需要用兵的时候要出兵。

基督教的教主对国王表示自己并不需要土地,避免了与国王和贵族的冲突;同时表示愿意帮助管理国家,赢得了国王的支持。同时,主教们对士兵说,「如果你认可基督教的上帝,那么就能变得更勇武」。最终,日耳曼蛮族支持基督教

小结

从古希腊和古罗马开始,到罗马帝国覆灭,这段时间称为古典时期;从这三者的联结开始,到 14 世纪三者联结的崩毁,称为中世纪;中世纪之后则称为近代

番外

教会虽然最终称为了日耳曼蛮族的搭档,但是基督教并不是一个好战的宗教。虽然在先后和罗马、日耳曼民族的合作中变得渐渐支持「正义的战争」,但是却依旧不能接受日耳曼民族的好战的价值观。

不过日耳曼蛮族毕竟目不识丁,妥妥地被继承了希腊罗马科技文化的教会坑了。

教会鼓励他们对战斗的热爱,却改造他们的思想,让他们只参与「正义的战斗」。而何为正义,则全凭教会说了算。比如教会鼓励十字军东征,去夺回陷入伊斯兰教手中的东方的圣地。

同时,教会也要求骑士尊重出身贵族的女士,保护她们、敬重他们。

在骑士绝迹之后,这些被教会改造的中世纪遗风转化成为了所谓的「绅士风度」。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