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译文,原文载于这里。尽请关注本系列的文章。

对于日本人来说,在 LaTeX 里面写日文很简单。但是由于文档的缺乏,外国人(相对日本)想要这样做就不容易了。更何况日语里面会混合罗马字母、假名、汉字。

这里我想总结一下我自己写日文 LaTeX 文档的经验。这些经验一方面来自我自己的实践,另一方面来自我的日本朋友的各种帮助。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简介了日文排版的一些情况,特别是关于 TeX 的介绍。在这里,我会对用于排版日文的 TeX 引擎和宏包做一个简单的比较。

阅读全文 »

美国数学协会(AMS)是 TeX 发展中的一支重要的力量。AMS 定义的 proof 环境非常好用,能在证明结束的末尾,自动添加一个「证毕」的符号。

有时我们需要类似的环境,比如这里的题主希望用两个环境区分「证明」和「解答」,并且都需要自动添加结束符号。这时我们可以仿照 amsthm 宏包的做法,自己定义一套环境。

阅读全文 »

LaTeX 的 hyperref 宏包能够在 PDF 文件里生成 PDF 书签,然而「书签乱码」是困扰很多 LaTeX 使用者的麻烦问题。

早年李树钧和张林波老师共同开发了名为 gbk2uni 的小工具,用以将 filename.out 中的 GBK 编码的字符转换成八进制数据;刘海洋和李清在 ctex 宏包/文档类对此做了处理,使得 ctex 宏包/文档类能够正确处理大部分的情况;后来李清编写了 xCJK2uni 宏包,使得在 pdfLaTeX 编译方式下用 CJK 的 GBK 编码模式也能正确输出 PDF 书签,而不必借用额外的工具。

这里对全部正确的方式做一个总结。

阅读全文 »

最近有人问到如何在 MacTeX 里配置中文支持,这里一并回答。

目前来说,结合 xeCJK 宏包使用 XeLaTeX 编译,应该是最方便的方式了。

XeLaTeX 要求 .tex 文档保存为 UTF-8 编码。所以要做的事情只有两件:

  • 配置一个 UTF-8 的编辑环境;
  • xeCJK 的语法选择合适的字体。
阅读全文 »

我始终是认为,真正体会到的美好,不是一瞬间的事情,而是伴随美好到底的经历。于是我是很不喜欢「后会无期」这个词的,这种只能将美好放在记忆中的状态让我很不舒服。因为我总觉得记忆这种东西是带着一点悲凉和悲哀的色彩的。不论多么美好和美丽的事物,保存在记忆中都会随着时间慢慢被抹去。

我是第一次接触这种类型的电影,接触韩寒的作品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中学时代看过他写的《长安乱》)。记得和《长安乱》同时期还有一部很火热的小说,是郭敬明的《幻城》。两部小说我都是从同学处借来阅读的,先是看了《幻城》,然后才是《长安乱》。我很少看小说,当时感觉幻城这种类型的小说还蛮有意思的,但是直觉还是更喜欢长安乱。虽然我一直觉得没看懂长安乱写得是什么,而且到现在其实已经忘记了其中的内容。

阅读全文 »

Matplotlib 教程

本文为译文,原文载于此,译文原载于此。本文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尊重作者和译者的权益。谢谢。: )

介绍

Matplotlib 可能是 Python 2D-绘图领域使用最广泛的套件。它能让使用者很轻松地将数据图形化,并且提供多样化的输出格式。这里将会探索 matplotlib 的常见用法。

阅读全文 »